返回
繁体版
关灯
护眼
第五章
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
    长安盛夏的夜晚,燠热难当;因地处内陆,又吹不到凉爽的海风,即使卷起了珠帘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挑灭了烛火,半依着床榻;外边的星月向窗内挥落点点银光,树影是银光中的活泼主角,挥撒宁谧的生动气息。也算是了无睡意,所以杜冰雁才会手持罗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。终于坐不住,赤足下榻,踩着冰凉地板,才稍稍感觉到清凉!到外头吸一些凉空气吧!不知为何今晚难以入眠;其实打从知晓他将回来,心头一直处在亢奋状态,常也是在辗转反侧中才入眠,今夜却不尽相同的多存了些期待。

    她的感觉是很敏锐的!白天时涌上的那些不安,必然会成为未来的问题,所以她的心才会如此。而今夜,又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走出房间,便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回廊,正好环绕住绑花园的所有景致;回廊的两旁栏杆内摆设了坐凳,供人随时坐下赏花。廊柱全点上了挂灯,不致太幽暗。夜中赏景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前方厅堂似乎传来声响,不会是如此深夜时刻尚有贺客吧?杜冰雁好奇的望向前方,似有什么在呼唤她似的。前方的漆黑紧紧吸引住她的目光,然后心中怦怦作响;她屏住棒吸,双手捂着胸口…然后,一抹银光衣角从黑暗的前端出现,在月光下无所遁形的映出一身卓然挺拔与风尘仆仆!

    他的盔甲蒙尘,披风下摆全是黄土,向来银亮的战袍上点点污渍,俊逸的面孔上满是没有理过的胡髭与风霜!但,他那双灼人心魂的眼眸比任何时候都慑人。

    蔽若才凝眸一瞥,尚不足够慰相思,下一刻她已被巨大的胸怀紧紧抱搂住!

    是他…她轻叹息,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如此告诉她。可是却又不敢相信,怕仍只是幻想一场而已!

    “子韧!”

    一只小手悄悄的搂住他腰,一寸一寸的摸索,直到双手爬上他扎人的脸庞,他终于低吼一声狠狠吻住她,抱起她大步跨向他们的新房之中缠绵过后,二人发丝相缠,紧偎的身子仍然贴合不舍分开,粗浅的气息惭渐平缓,芙蓉帐内是轻柔缱绻的温存厮磨。

    杜冰雁轻抚着他数日未理的胡须,臻首靠在他肩头,一身的晕红尚未褪去,却仍无法让自己相信他是真的回来了!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还有四天才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袁不屈将军会在四天后回朝,而袁子韧只是个思妻心切的平凡男子,奔去了半条命也非回来不可,一刻也缓不得!日日夜夜,当一切调度完后,我便先溜了!”他握住她小巧的手轻吻。

    “这不算犯了军纪吗?身为将领…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有些狂妄,有些淡漠“我只负责打仗,至于扬威回朝接受沿途人民恭迎的风光留给他人吧!我不以为逃离那些锦上添花就是犯了军纪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他了!狂妄不群的袁不屈。也就因为如此,他在习惯奉承阿谀的官场中备受排斥!被做昏君当朝,他早被莫名其妙的陷害死了!

    扒!这样孤傲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可是,领头带头跑掉,手下士兵不会有样学样?到时全跑了,回朝也不必受封升官,先治叛逃之罪就够你们受了。”她低声吃笑着,幻想着士兵全跑回家的情况,这回他可太没理智了点。

    袁不屈翻转过身,将她反压在身下,轻点她鼻尖“好呀!到时治罪后,你就跟着本将军一同去吃牢饭吧!袁夫人!”

    “这没道理,你犯了罪,却要我一同吃苦。”她睁大杏眼,不服的反驳。

    “我为你而犯罪,你是祸源,不连你一同治罪,难服天下人之心!冰雁姑娘,你以为这可否说得过?”他深沉的眼眸慑住她盈盈的大眼,传递着比言语更浓烈的情深意重!

    美人乡是英雄冢,自古以来没一个例外。由艰苦岁月独自走来的袁不屈,在觅得他的真情后,孤寂日渐远去;而她,成了他心中全部的世界!

    冰雁柔婉浅笑,眼中的水意泛滥成珠泪,几近虔诚的捧住他脸“我好想你!懊想你!你再不回来,我一定会疯掉。”

    他细吻她,像是承受不住她绵绵情意似的。真的,从来没有人这么对待过他!他不知道男女之间可以是这般,也不相信真会有女人真心爱上他。他真的得到了天下至宝!

    “冰雁…我的小女人!我为你而回来。”

    软语温存,凝眸诉情;美丽深沉的夏夜,为爱人的重逢吹奏着喜悦的乐章,天空的星子争相闪动,像在偷瞧着爱情的模样,顽皮的相互传送感想。阵阵拂过月夜的风,吹散着沁人的清凉,夜…深了!

    天露微曦,换回一身襦衫锦袍的袁不屈,一边交代仆人备早膳,也吩咐马房备马车。

    将面孔整理得洁净俊朗,再度回房时,冰雁已起身更衣了!眼下犹有倦意,昨夜没有机会合眼,在他轻哄下似乎才闭上眼,再度睁眼时他却已不在身边


手机支付宝搜索533080274即可领取作者发的红包,赶快参与吧!


阅读模式无法加载下一章,请退出
返回目录

若图片章节不正常,请点击报错后刷新页面(支持最新25章报错)

若章节正常,请不要点击报错,否则会造成网站打不开

来源4:https://www.ybdu.com/xiaoshuo/6/6137/912233.html